三保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汉武帝时期的河西之战,为什么会是汉朝与匈奴战争的转折点?

日期:2020-01-04 来源: 评论:

[摘要]匈奴是西汉最大的威胁,汉匈之间的关系始终影响着汉朝北部与西北边疆的安定。西汉前期对匈奴实行缓和政策,就在这样的安定政策下,匈奴仍对频频汉朝发动战争。随着国家经济形势的好转,至汉武帝统治时期,对匈奴的政策发生重大转变,发动了三次大规模的反击战...……

匈奴是西汉最大的威胁,汉匈之间的关系始终影响着汉朝北部与西北边疆的安定。西汉前期对匈奴实行缓和政策,就在这样的安定政策下,匈奴仍对频频汉朝发动战争。随着国家经济形势的好转,至汉武帝统治时期,对匈奴的政策发生重大转变,发动了三次大规模的反击战争。其中,以元狩二年发生的春夏两次河西之战最为典型,且在汉匈关系上影响非常深远。河西之战是汉武帝时期与匈奴战争的一个转折点,汉匈的实力对比在这次战争之后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河西地区,在合黎山、龙首山和祁连山之间,其北居延泽(今内蒙古极西之居延海),为匈奴骑兵由漠北南下要冲,匈奴浑邪王部与休屠王部俱驻牧于此,故朔方西北、西南两面,及陇西西北面均处于匈奴侵扰势力的包围之中。为了确保朔方和陇西的安全,以阻止匈奴侵扰势力的南下。河西一带,在所必争。

汉武帝即位之初,匈奴内部的矛盾已开始暴露。军臣单于在汉武帝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被卫青击败后,于次年死去。尽管他生前曾立其子於单为太子,但在他死后,其弟左谷蠡王伊稚斜自立为单于,并起兵攻太子於单,使於单败而降汉。由于畜牧业是其经济支柱,故畜群是他们的主要财富,也是主要的生产及生活资料。河南地(今内蒙古河套一带)是水草丰盛适于放牧。失去河南地,其生产及生活资料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基础,这对于他们的社会经济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汉武帝虽然沿用了汉初的和亲政策,但不过是一种策略罢了,其最终目的是要制服匈奴。他派张骞出使西域,就是想联合与匈奴有仇的大月氏来夹击匈奴,在当时就已经确立了争夺河西以“断匈奴右臂”的战略。河南地作为战略要地,一度为匈奴右贤王进驻,并以此为据点经常入侵上郡,杀略人民。加之河南地距离汉都长安较近,汉朝中央政府受到的威胁甚重。在这种情况下,汉朝迫切需要取得一场反击匈奴战争的决定性胜利。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春,汉武帝最终作出了“断匈奴右臂”的决定,发动了河西之战。派青年将领霍去病率军出陇西,从侧翼打击匈奴。按出击对象的表现区别对待,就是说只要表示服从,就舍而不问。这种军队比起匈奴奴隶主阶级掠夺性的战争来说,更易争取民心。所以霍去病此次出师,远途跋涉,与数倍于己的军队作战,能够大获全胜,这个原则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此次战役斩获近九千人,战果辉煌。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夏,为彻底打败河西匈奴,汉武帝又发动了第二次河西之战。靠近河西的右贤王在漠南之战中被卫青打败,损失惨重,对汉军构不成威胁。但左贤王尚未受到打击,依然具有很强的实力,所以要防止他驰援。作为河西之战的主力,霍去病与合骑侯公孙敖率数万骑从北地出发,同时汉武帝还派遣博望侯张骞、郎中令李广分道从右北平出发,寻找机会与匈奴左贤王作战,以分散匈奴对河西的注意。

霍去病率领的骑兵从北地出发后,一路向西挺进,绕过卑移山,在大漠中向西奋进,渡过居延泽沿着弱水(今额济纳河)进入浑邪王驻地,南至南山(祁连山)小月氏地与匈奴展开激战。在缺乏南线大军的配合之下,霍去病孤军深入匈奴两千余里,勇敢作战,取得了极大成功。

在元狩二年的两次河西之战,以汉朝的胜利和匈奴的失败而结束,之后浑邪王兼并休屠王部,率部下四万余人投降汉朝。浑邪王降汉后,匈奴便彻底地退出了河西地区,这对于匈奴的影响尤为深远。

综观汉武帝时期对匈奴的战争,河西之战是一个重要转折点。河西之战结束后,匈奴再无力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只能退居漠北。在河西之战中,汉朝运用了新的战略作战方针,即在主攻之下又有侧援,这在以往的汉匈战争中从未出现过,且作战也是轻骑深入,不同于以往的战争。河西之战后使汉朝的西部疆域由今兰州黄河一线向西延伸了一千多公里,王朝都城与匈奴控制区之间有了一个颇为宽阔的缓冲地带,关中地区更为安全。同时,西汉的西方边郡得到安宁,人民也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tsspzx.com 三保资讯 版权所有